当前位置: 吃瓜网 » 花卉知识 » 正文内容

小东西,说,想不想要:猛男双龙精英男体育生

时间:2021年10月29日 14:13:33来源:吃瓜网 作者:佚名浏览:(37)次
[导读] 那天傍晚,天边斜成一道橙红sè的晚霞,空气中浮动着夏曰特有的cǎo地泥土的清香以及湿气,雨后的S市,连空气都是澄澈透沕明的。街边的屋檐上的雨水顺势而下,连城一条晶莹的线。心蕾很不幸地淋了个半湿,但本该下午就回家的...

那天傍晚,天边斜成一道橙红sè的晚霞,空气中浮动着夏曰特有的cǎo地泥土的清香以及湿气,雨后的S市,连空气都是澄澈透沕明的。街边的屋檐上的雨水顺势而下,连城一条晶莹的线。


心蕾很不幸地淋了个半湿,但本该下午就回家的她,直到晚上十点才匆忙赶回来。


等开门时她才发现客厅里一片静默,若不是她眼尖,她可能就看不见融入黑沕暗中的那个男人。


钟瀚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
心蕾鬼使神差地没去开灯,手脚仿佛不受控沕制般将她带到了他毫无防备的睡颜前。为了不惊动钟瀚,心蕾只是立在他面前,静静凝视着他的眉眼。窗外的光线xiè进屋子里,在他身上洒下一层朦胧的银sè,影影绰绰。

 文学


她攥紧了手里的录取通知书,不由得情绪微动,口干舌燥。


“bà……我回来了……”心蕾还是忍不住伸手晃了晃钟瀚,“你也进屋睡吧。”


“唔……你怎么现在才回来。”钟瀚被她摇醒,慢tūntūn地睁开惺忪的睡眼,一边用手揉沕着太阳xué,一边问她。


“下午去学校拿通知书的时候,遇上几个老同学了,就聊晚了些。”心蕾故作轻沕松地回答了钟瀚,然后将装着通知书的信封塞到了他手里,“喏,东西拿到了。”


只是钟瀚看也不看,随意点点头就把通知书晾在了一边,似乎还没清沕醒过来。


“你不确认一下吗?”


“这还能有假?”钟瀚笑了笑,整理了一下衬衫,然后就伸手拽住她的手腕往身侧拉,“来,过来坐会。”


黑沕暗滋养着少沕女,也掩盖了她诡秘的心思,有些话,有些事,不能,也不该。


心蕾这样告诫自己,然后钟瀚身边坐下后,她就蜷起膝盖,干脆半个身沕子都倚着他。不同于她潮沕湿泥泞的情愫,他身边有沉稳而wēn暖的气息,是干燥又清shuǎng的,她很喜欢。


“bà,暑假一过我就开学了。到时候我走了,你会不会想我啊。”


“会吧。”钟瀚状若沉思,感受到身边的人对他的回答有一点点失望,他又一本正经地提醒她,“其实你可以每周都回来的。”


“你来接我啊?”心蕾和他开玩笑。


“也不是不可以。反正就在本地,不远。”钟瀚笑意正浓,声音像是隐没在wēn柔的夜sè里,沉稳而清晰。


突然,他话题一拐:“到了大学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家沕宝贝这么可爱,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男孩子追qiú你,你一定要懂得宁缺毋滥。”


“嗯。”


钟瀚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要学我。”


他也是那个年龄过来的,大一的时候他曾疯狂爱慕和追qiú同校的学沕姐,大二时不小心和即将毕业的学沕姐发沕生沕关沕系,学沕姐在他的软磨硬泡下生下了心蕾,但最后还是抛弃了他俩,再也不见。本科毕业那年他不过才21岁,而心蕾已经快3岁了,他没有选择从事原相关专沕业的工作,而是用自己攒的钱开了个小书店,提前过起了养老安逸的生活。


心蕾凉飕飕地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又噘嘴低声碎碎念:“我又没说我要找沕男朋友……”


“可是感情这个东西啊,不是你能提前预防的。”说这话时,钟瀚的目光总是意无意地落在她身上,似乎话中有话。


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这句话就像一根柔沕软的刺扎在了心蕾的心上,她赌气地把头扭向一边,说着就要走:“知道啦。我要去睡觉了。”


她很任性地留钟瀚一个人在原地懵着,因为她不想和钟瀚继续讨论恋爱的话题,对心蕾而言,这是一个sǐ结。心蕾兴致怏怏地洗漱完回屋后,失力般地仰面倒在自己的小床沕上。


每次和钟瀚独处,她都在心惊胆战和满心雀跃中来回纠结,无论她的眼神是正常还是热烈,钟瀚都百dú不侵,用四两拨千斤的方式回答她的问题,每次都是一副家长口wěn,和她保持应有的距离。


心蕾不知道钟瀚是不是毫无察觉,所以这让她非常没有安全感。


但是这种带着距离感的wēn情,依旧让她着迷。


心蕾正想着,有人敲了敲门,吓得她立马翻身背对门,装作即将要睡着的样子。


门是虚掩着的,只需轻轻一推就能进来。钟瀚见没有人回答他,就擅自进了屋,在门口轻声唤道:“蕾蕾?”


推门的时候,窗户也通了风,微风拂起了淡sè的窗帘,微昏的夜sè下,像给少沕女的身影也蒙了一层薄纱。


心蕾感觉到床边向下陷了一点点,熟悉的气息靠近,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,拨沕开了她因为细汗粘在脸颊的发沕丝。


她hán笑睁眼,一抬眸就看到了他线条分明的下巴,心蕾眼疾手快抓沕住了钟瀚的手腕,一脸看穿地对他说:“想趁我睡觉的时候做什么?”


钟瀚哑然失笑,看着她的发顶及时认错:“是,打扰你休息了。那我现在就离开。”


心蕾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,她拽着钟瀚的手腕拉到自己面前,拖着他和自己一起面对面躺下:“来都来了,陪我会吧。”


钟瀚被她出其不意地拽倒在床沕上,他的表情也从诧异再重归冷静,少沕女干净而清冽的脸庞就在眼前,但是她做得过火了。


心蕾松开他的手腕,径直抱住他的腰,用脸贴着他宽厚的胸膛,呼xī深重起来,语气却很是怆然:“唉……bà……等我去上学了,你可别给我找个后mā呀……”


她的额头离他的嘴唇很近,似wěn非wěn的状态,只是钟瀚薄唇紧抿,他下意识偏过头避开她的肌肤,回答得很冷淡:“知道了。”


一直都是两人相依为命,被学沕姐抛弃后,钟瀚不是没想过重组一个家庭,可是他二十五六岁的时候,心蕾也有七岁了,哪个姑酿愿意嫁过来就带着个小拖油瓶呢?等到心蕾再大一点,懂事了,钟瀚发现,心蕾又开始介意自己婚姻状况了。就这样一直拖到了现在,甚至连她即将读大学的时候,她还对此耿耿于怀。


钟瀚有些恼,想要推开她。


只是近距离下,他神sè的细微变化都落在心蕾眼底。她眼神稍带端详,对钟瀚的不耐烦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非常好奇地看着他,像一只伶俜的鸟儿,歪着小脑袋一动不动地打量着这个世界。


钟瀚被她的双眼盯得全身怪异,心蕾却又趁机扑进了他怀里,声音从他衬衫的纽扣间扬起:“就陪我这一会嘛。我怕开学后很难再见到你了。”


其实离入学还有一个月的时间,但是只要她一撒jiāo,钟瀚准没辙。


果然,钟瀚又心软沕了,虽然心蕾的举动不合时宜,但是他还是默许了她qīn沕密的拥沕抱。


钟瀚沉默着,不知道该怎样应付她,直到手臂有些僵硬了,他才非常不自然地抽沕出手轻轻将她的头按在怀里,声音低沉却很清晰:“在学校照顾好自己。”
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aiyzx.com/17410.html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   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