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吃瓜网 » 花卉知识 » 正文内容

按着她的按着她的腰撞哭她;清晨扔垃圾系列

时间:2022年01月10日 13:42:03来源:吃瓜网 作者:佚名浏览:(36)次
[导读]  两人泡在同一个池子里,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,萧茹这个皇后娘娘的脸面肯定是要被丢光了的!    “唰!”    就在萧茹微微愣神之际,林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,只见林风...

 两人泡在同一个池子里,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,萧茹这个皇后娘娘的脸面肯定是要被丢光了的!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就在萧茹微微愣神之际,林风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后,只见林风突然伸手就抱住了萧茹,然后还将放在了自己的腿上。很旖旎,那种带着哭腔的旖旎央求,其间又斥满了爱的渴望,真的是催情的良药,直让老张的嘴巴更加带劲,在李琳的身下也愈发的卖力。

与此同时,他也不再满足于这种解决方式,直接调转身子朝向了李琳的脑袋。

下一瞬,更是将自己冒火的地方怼在了李琳的性感小嘴儿上。

都不用他多说什么,本来就已经火起的李琳,立刻有了本能的反应,张开红润小嘴儿就凑了上去,狠狠的亲吻着,感受着属于老张的热情,也安抚着内心中的渴望……

足足十多分钟过去后,老张想要真正的占有李琳了,但李琳却死活不同意。

一双白皙小手紧紧环抱住老张的腰身,惟恐他跑掉似的。

但实际上很明显,她还是不想突破最后的禁忌,只想着像是眼下这样就挺好的。

毕竟老张的舌头已经让她飞起来两次了,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,可是她从未感受过的。

甚至于在第三次感觉到来的时候,她更是旖旎的、含糊不清的欢吟着。

“老师,老师我好舒服,我爱你老师,我爱你……”

 文学



当一切都结束都,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。

这个时候的老张已经从李琳身下离开,示意她可以去卫生间里吐掉。

但是却见李琳那张猩红的小嘴儿一闭,然后白皙脖颈一动,吞咽的动作就结束了。

下一瞬,李琳红润着脸蛋儿,伸手攀附向了老张的脖颈,旖旎的拥抱着他。

“老师,你把我的都吃了,我也要把你的吃掉,这样,我们身体里面就都有彼此了。”

这话说的好羞人,但却是李琳的真实想法。

此时此刻,她真的觉得自己是愿意跟老张在一起的,因为是老张给了她体验作为女人快活的机会,哪怕只是用舌头的方式……

在老张家中旖旎了会儿后,李琳就因为有事情而离开了。

老张独自待在家中,回味着刚才跟李琳发生的一切,那可真是回味无穷,现在撩撩嘴巴子,还有属于李琳的娇媚味道呢!

对于今天没能进去,老张虽是小有遗憾但也满足了。

李琳的心理防线可不能突破的太快,太快了容易引发巨变。

他得像是吸毒那样,让李琳一点一点的上瘾,诱惑着她最终跟自己发生那样的关系。

只有那样,李琳才会越陷越深,直至最后的无法自拔,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陪着自己。

想想以后每天都会有李琳陪伴的好生活,老张就觉得幸福快活。

所以他不着急那一时了,他现在更想先把陈虎个王八蛋给收拾了。

掰开陈虎,相信也会让李琳的心里愧疚少许多。

况且陈虎个王八蛋也确实够孙子的,竟然还砸他的车……

心里惦记着这件事情,老张直接起身收拾收拾,随即出门开上车,去了墨舞迪厅。

墨舞迪厅不用过多介绍了,能经常这种场合的人必然都是社会人。

而墨舞迪厅的老板马坤,当年就因为被老张无意中救过一次,跟老张建立起了良好的感情。

都说如今的社会人不仗义,但马坤却是例外,一直挺仗义的,时不时的就会找老张聚聚,喝不喝酒的倒是其次,主要是坐一块两人


聊聊,多数也是马坤问老张有没有什么麻烦。

老张当然不会有麻烦,他是个规矩人,自然不可能会有麻烦傍身。

但今天不一样,他决定主动找麻烦了,找陈虎的麻烦。

开车来到墨舞迪厅后,老张停下了车子。

这时候的墨舞迪厅还没到营业时间,但是大门也开着,多都是马坤手下的小弟在场子里玩。

老张进去后,有个戴眼镜的黄毛嗤笑道:“老东西,你是不是进错地方了,嗯?”

“这里可是迪厅,你以为是收破烂的地方吗?赶紧滚出去啊,不然小心被揍瘸了三条腿!”

对于黄毛的叫嚣,老张根本不介意,他是来找马坤的,可不是跟这些小屁孩置气的。

不过老张不介意有人介意,譬如马坤的头号根本二牛。

二牛名字叫什么老张不清楚,但是跟马坤见面时见过几次,一直都喊他二牛。

黄毛不认识老张但是二牛认识,在看清楚是老张后,他当时就怒了。

二话不说,挥手一巴掌就扇在了黄毛的脸上,“老你马勒戈壁,你知道这人是谁?这人是坤哥的救命恩人,这是张爷。你见了张爷竟然还敢叫老东西,还要打断他三条腿,活得不耐烦了你?!”

原本被一巴掌抽懵了的黄毛,在听到二牛的话后顿时满眼懵壁。

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东西而已,竟然还有这么牛壁的身份。

但他想不到的多了,譬如随后二牛就招呼手下,“把这个不长眼的东西拖出去,狠狠教训一顿,以后再也不要让他来场子里了。还有告诉道上的兄弟们,谁敢收他,就是跟坤哥为敌!”

黄毛当时就吓傻了,为了能跟着二牛,他可是七拼八凑了一万多块钱,这才成为跟班小弟。

本想从此以后江湖路就平坦起来了,就牛壁起来了,哪成想屁都还没崩出个响来,就被开了。

而这一切,都只因为他骂了老张一句‘老东西’。

这还只是被二牛给听到,如果被马坤给听到的话……后果不堪设想!

旁边黄毛在求饶,但二牛置之不理,连忙陪着笑来到老张面前。

“张爷,下面小孩不懂事,您多担待。”

老张摆了摆手,他对这个不关心,他现在就只想找马坤给自己办个事!

“坤哥现在正在上面跟人谈事呢,不过张爷您不是外人,我这就带您上去。”

听到马坤在上面跟人谈事,老张琢磨着先等会儿也行。

只是二牛却不让了,非得请他上去,“您是坤哥的贵人,要是让他知道我把您给拦下了,您这不是害我被收拾嘛,张爷,张爷您就行行好,快跟我上去吧……”

不上去还成一种罪过了,老张实在没招,只好跟着二牛上楼。

只不过刚刚上楼的,老张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哎呀,坤哥你是不知道,那老东西就是不识好歹啊,拿了我的钱还不办事,揣着文件不给我了。本来吧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东西,没了就没了,我也不计较这个,但我咽不下这口气!”

“这不听道上人都说坤哥讲义气,办事仗义,今天就求到坤哥你的门上来了。”

“这样,只要是你能从老东西那把东西拿出来,兄弟我也没二话,五万块钱立刻送上!”

谈话的声音依旧在继续,但都不用进门看,老张就能听出说话的那家伙是陈虎。

示意二牛嘘声后,老张来到了玻璃门前悄悄往里看了眼,特么的,还真是陈虎。

陈虎这个王八蛋,明明是想抢自己东西,竟然还拐弯抹角的说是自己收他钱不办事,而且还找到马坤门上来了,给五万块钱让马坤办事,买马坤去抢自己手中的研究成果……

这时候,办公室内30来岁的马坤弹了弹烟灰,随即对陈虎问道:“东西真是你的?”

陈虎用力点头,“必须是我的,不信坤哥可以查,我老婆在医学院当老师呢,那是她的研究成果,结果被老东西给顺去了,要还要不回来,想要给他那个死鬼老婆买名声。”

屋子里面陈虎各种胡说八道颠倒是非,直让屋子外面的老张听到火起。

而这时候,陈虎也已经跟马坤谈妥,起身往外面走来,脸上还笑吟吟的,“坤哥您别松了,留步,


留步,我等你的好消息啊,你……”

正说着呢,陈虎的余光发现旁边有人,于是就扭头看了过去。

这一眼,当时就给吓一跳。

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竟然会是老张在门外,他下意识的问道:“你、你怎么在这?”

老张二话不说,挥手一拳就暴揍在了陈虎的脑袋上,当时就给他把眼眶子打肿了。

陈虎都没反应过来,眼前就直冒金星,随后耳边更是传来老张的喝斥声。

“我买你的东西,我顺你老婆的东西,我这个老东西还为我死鬼老婆买名声,是吗?”

边说着,老张又是‘砰砰’的一顿拳头。

虽然年纪大点,但是老张的身体强健,那拳头抡的呼呼带风,揍起陈虎来也绝不含糊。

就连旁边二牛都看傻了,这老爷子,暴力啊!

被老张一通胖揍,陈虎当时就恼羞成怒,鼻青脸肿的对马坤说道:“坤哥,就是这个老东西,你看到了,这个老东西是个老混球,特别的无赖,不认账不说,他还打人!”

马坤原本还纳闷老张为啥暴揍陈虎呢,听到刚才老张的责问跟陈虎现在的话后,他彻底明白了。陈虎是个什么人他不清楚,但老张是个什么人他还不清楚吗?

老张当年无意中救了他,他事后带着10万块钱去感谢,都被老张给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了。那可是十年前,十年前的10万块钱可比现在的10万块钱值钱多了!

所以从那件事情上,马坤就认识到了老张的人品。

现在陈虎说老张贪墨东西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。

因而他直接望向了陈虎,“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,跟我好好说道数道。”

“今天你要是说不明白,呵呵,陈虎是吧,你看我怎么把你变成只死老虎的。”

马坤的话传进耳朵里,陈虎当时就吓蒙了。

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,马坤竟然会向着老张说话。他都急眼了,“坤哥你不能这样啊,道上人都说你仗义,你不能前脚收了我的钱后脚对付我啊!”

他不知道内情是什么,马坤也懒得跟他解释,只是伸手指着他对他说道:“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我,不然我今天弄死你!”

陈虎就做人而言,也并非真的一无是处,至少他牙硬,死不认账。

“坤哥,我刚才说的都是实情,你不能因为他年老就偏向他吧?”

“再说了,你刚才也亲眼看到他怎么打的我了,这老东西虽然老但是有劲,凶着呢……”

陈虎还想说些什么,但是马坤却是懒得听了。

走进近前扣住陈虎的脖子,带到了栏杆旁脚一挑手一推,失去平衡的陈虎立刻摔向楼下。

二楼离一楼不算太高,也就小六米的距离,陈虎惊恐的张牙舞爪过后,‘砰’的一下子就摔在了一楼大厅内,倒也不至于摔死,但也摔的跟块死ròu似的。

指了指楼下被摔的陈虎,马坤直接吩咐到楼下那些小弟,“给你们个沙包陪练。”

话说完,马坤就招呼老张进屋坐了,而下面那群小弟们却是满脸兴奋。

马坤不是没找过沙包陪练,正是因为找过才让他们感觉到兴奋。

上次有个沙包陪练被他们打到吐血,肋骨都打折了戳伤了内脏,可马坤依旧把事情揽下了。

这也就意味着,他们可以肆意的暴打,根本不用在乎陈虎的死活!

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楼下大厅里就响起了鬼哭狼嚎的动静。

有马坤小弟的,也有陈虎的,一种是属于打欢了,另外一种则属于被打欢了。

不过老张可不关心这个,他现在正在二楼跟马坤谈着亡妻遗留下来研究成果的事。

当马坤得知事情的真相后,语气是得知陈虎个王八蛋昨晚还碎了老张车子玻璃吓唬老张后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自己的恩人,陈虎竟然敢这么欺负,竟然还准备买自己收拾他。

这得亏今天凑巧老张来了,不然要派不懂事的手下去做事,那还真把老张给伤了。

这要是传到道上去,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话了,他马坤安排小弟把自己恩人打了,他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,他还怎么对得起老张这个恩人?

因而他怒冲冲的一拳捶过桌子后,心中有了办法。

“这样,老张你放心,这事包在我身上了,我保证让陈虎再也没法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没法和不敢,这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。

不敢是有出现的能力,但是没有出现的胆量。

而没法则是不管陈虎有没有那个胆量,都没能力再出现在老张的面前。

在听到这话后,老张立刻拦阻了马坤,“别啊,违法的事情可不能干。”

“你吓唬吓唬他就行了,可别做出什么违法的事情把自己给搭上。”

“我当年救


可不是为了今天让你替我做事然后去坐牢的,这点你可千万记住。”

对于老张的关切,马坤心中有数,他知道老张是为他好。

但是马坤也有他自己的主意,“老张你放心,收拾这么个小垃圾,还不至于让我坐牢。”

给老张又倒了杯茶,然后马坤就跟老张闲聊起了别的事情。

而这时候,二牛则已经在得到马坤的挥手示意下,出门办起了事情。

很明显,他所办的事情,必然是跟陈虎有关的……

当天晚上的时候,老张就接到了李琳的电话。

原本老张以为李琳是因为香巷那家医药生物科技公司而打的电话,但接通电话后却发现并不是,因为李琳在电话里告诉他说,下午的时候,陈虎被警察给抓走了。

老张心说不能够啊,下午他还亲手揍过陈虎呢,陈虎怎么会被警察抓走呢?

而且,陈虎现在不是该在马坤的手上呢,怎么还跑警察手上去了?

事实上,此刻的陈虎还真在警察的手上,而且是痛声求饶。

“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,不是人力可以破解,就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!”

听到老张的话后,李琳轻轻点头,哪怕她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真的无力去改变。

就像老张说的那样,她也只能顺其自然了。

不过在稍后的时候,在她的要求下,老张还是把她给送回了家中。

眼下她想独自待着冷静一下,也想起来接下来的路该何去何从。

老张懂李琳的心思,李琳不光要考虑陈虎的事情,还要考虑和他在一起的事情。

这些事情眼下都纠结成一个疙瘩,老张没法再引导她做些什么。

有些选择到了现在,就只能由李琳自己做出来,他再参与的话,可能只会起到反作用。

所以适当的放手,未尝不是获得以后更进入的方法。

送李琳回家后,老张也回到了自己的住处。

不过就在刚刚回到家门前的,却看到有个小姑娘蹲在自己家门前。

这小姑娘不是旁人,正是韩蕊。

当老张看到韩蕊蹲在自己家门前后,顿时大感诧异。

“你又不是没有我的电话号码,你给我打电话啊,蹲在这干什么?”

当老张好奇问起过后,韩蕊站起身来,嘟嘟着小嘴儿,满脸的委屈,甚至还有落泪的迹象。

“老张,我被人给骗了。”

这话说的顿时让老张心头火起,他琢磨着八成是有人欺骗韩蕊的感情了,否则不能这么伤心。因而下一刻他就撸起了袖子,“你跟我说是谁,我帮你好好教训下,让他知道知道欺负你的代价!”

老张的表现,让韩蕊心里体内感激的,只是……

“我不是跟人谈恋爱被骗了,我还没跟人谈恋爱呢!”

“我是想跟你说,我、我……我被人骗了那个……”

听到这话后,老张当时就懵了,把第一次给骗走了?

不谈恋爱,就能把第一次给骗走?这小丫头,是不是有点善良的过火了?

当老张惊愕问起这事的时候,韩蕊羞急的直跺脚。

“哎呀,老张你胡思乱想些什么呢,我是说,人家把我钱骗走了。”

老张特别无语,“既然是骗钱你说骗钱就是,还那个那个的,我知道哪个。”

韩蕊赧然着小脸蛋儿,“我这不是怕你训斥我,心里不好意思说嘛……”

老张无奈摇摇头,随即打开房门示意韩蕊进屋。

两人回到屋内后,韩蕊坐在沙发上继续对老张开了口。

据她所说,她找了一份兼职,效益挺不错的,是在金融公司推广客户融资,但是每个人必须先交3000块钱,这不算是押金,而是直接投入公司的金融账户里面。

他们声称,只有这样才会产生真实的利息,也让她出去推广的时候表述亲身体验。

韩蕊觉得挺好的,于是就把老韩给的3000块钱买新手机的钱给投进去了。

然后……然后就没然后了,金融公司关门跑了,业务员也失联了。

去那找的时候房东也在找呢,还欠人家三个月的房租……

“哎呀老张,我说我怎么就那么笨呐,一点脑子都不长,人家网上说胸大无脑,我还真是!”

韩蕊的自责,让老张忍不住的想笑,“你倒是挺能正式自己的有优点。”

老张的打趣让韩蕊面色羞红,使劲冲老张挥舞了下小拳头威胁他。

老张哪会怕韩蕊这小拳头,不过倒也没再说什么,先招呼着韩蕊自己玩会儿,然后去厨房做饭了。做饭当然是主要的,眼下老张在琢磨怎么忽悠下韩蕊。

大约半个小时后,老张有了合适的主意


,而且时间也间隔差不多了,于是就回到了客厅。

“蕊蕊,你刚才说的那家店我有印象,我朋友就认识那家店的老板。”

“刚刚我给我朋友打过电话了,联系上了那家店的老板,老板已经把3000块钱转了过来。”

“不过这事你得保密,可不能让别人知道,能要出你那3000块钱来就已经看我朋友面子了。”

话说完后,老张就走到沙发前,然后坐在了韩蕊的身旁。

“蕊蕊,把你银行卡号给我,我把钱给你打过去。”

话说完,老张就掏出手机等待着韩蕊的欣喜若狂。

但意外的是,韩蕊并没有欣喜若狂,反倒是展开了询问。

“老张,你不让我告诉别人,是因为你垫付不起太多,只能垫付我的,是吗?”

这话传进耳朵里,老张当时就愣住了。

他觉得自己刚才编纂的瞎话没毛病,怎么还没胸大无脑的韩蕊给一下子看破了呢?

扭头望向韩蕊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老张刚要否认的,结果韩蕊就把手机塞给了他。

“刚才讨薪群里已经发出消息,中午的时候那个逃跑的老板已经在外地被抓了。”

“人在警察局里,你朋友怎么可能让他给我转钱,这钱分明就是你替我垫上的,你害怕我因为那3000块钱委屈,怕我因为那3000块钱着急上火,所以就编出这样的谎话来骗我。”

当韩蕊把事实情况全都推断出来后,老张再否认也不好开口了。

事实上的确如此,连老板都被外地警方给抓到了,他再否认还有什么意思。

于是老张只好讪讪的笑着,“这不就是怕你担心嘛,被你给点破了,看来你胸一点也不大。”

老张故意这么说,就是想转移话题,不让韩蕊再惦记那3000块钱的事情。

可韩蕊却是没有如他的愿,反倒那双漂亮的美眸渐渐红润,旋即更是有泪水滑落。

她一把抱住了老张,“老张,你干嘛要对我这么好!”

因为抱的太紧的缘故,老张甚至都感受到了韩蕊胸前那两蓬傲娇的美好,更紧紧顶在他胸前。且随着韩蕊的抽泣,还一颤一颤的,就跟在故意撩骚他似的。

这让他身下的不安分,再度躁动起来……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 <<<<

本文来源:https://www.aiyzx.com/29023.html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请发送邮件至 2018950194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    相关文章
    最新文章